和发哥聊到说一般cp都是人鱼pa,杰佣直接来鲨鱼pa,笑了我一天。

[杰佣] Delicious

*R18

*吸血鬼x狼人

*这是个珍稀物种惨遭拍卖的故事


1.0


「下一个商品是件稀世的艺术品,它本该挂在大都会美术馆的墙壁上……是的,那里头的现在只是个赝 | 品!」


水晶吊灯折射出艳丽的光线,来来往往的应侍生都打着端正的领结,端着餐盘为在座尊贵的客人送上美酒。这里是暗市拍卖会,出席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连新任的市长也参与了这场盛宴,端坐于贵宾席之上。

上拍卖台的都是些珍奇的法外之物。除了价值不菲的艺术品以外,也有传闻灭绝的罕见动植物,尽管都是些见不得光的玩意儿,上等人之间却很乐意拿来做互相炫耀的筹码。

出席...

只需要一点点改变,你看起来就可以甜很多。

【无料】抽取名单公布

半夜的忽然发现星期日了,截止当前热度表有269,于是拉着 @Aleeew 点了四个随机数,千辛万苦才抽弃了四个人。

杰佣: @10086 (这位朋友的同名ID太多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……)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@子非烟 

附图:


安雷: @酷九岁★   @Freljord 


(安雷这边的报数道路比较崎岖……一并奉上)


最后两位评...

[杰佣] 不可抗力 - 02

上一章


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奈布不免慌了手脚,即便他下意识地紧攥着手机,却仍未阻止男人将它硬生生地夺走。

想也知道杰克正动手删除那些照片,奈布深吸了一口气,壮着胆子出声打断对方的动作。「没用的……我有存到网络备份里。」

男人冰凉的目光像是要把他盯出个洞来,奈布咬咬牙,心知眼下再无退路。

「我想你也不想让这些照片落到媒体手里,不是吗?」

「你竟敢威胁我?」

「我知道这么做很卑鄙,但戒心不足的你也有错。」

何止戒心不足,谁能想到那个外界评价「彬彬绅士,优雅从容」的杰克,竟会是个和刚见面的人上床的同 | 性 | 恋?

「我倒是没想到……」...

[安雷/杰佣] 《Paradise Kiss》及《恶役》无料抽送

-----------------无料抽取已截止啦----------

名单地址


「说在最开头」


是之前有说过一次的无料福利,我pick的爱豆第三名出道,所以两本无料各送三本,加上10kfo的福利也一直拖着,点文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太难了,我以后再也不会开了……(过年那次点文我还没忘也没删……所以慢慢,拖吧。)再加上刚好赶上b萌,安哥冲啊。好吧,最后一个理由只是强行凑数用的。


「无料全文」


《Paradise Kiss》


《恶役》 本篇  续篇


「无料设计」


《Paradise Kiss》

封面:
效果图:...

[安雷] Paradise Kiss (全文)

*R18

*全文5w字,狗血,假的小清新,请谨慎点入

*最慢的一次全文归档,这两天在准备别的事,回头看看就给忘了(  上面那行预警不知道打得够不够准确,希望是可以接受的程度。从新年到现在连载了半年,数度想要弃坑,终于还是把它完结了,附上刚出炉的后记。

*番外需要再等几天。


全文链接←   

→ 度盘补档←( 密码: 2sne)

后记



《Paradise Kiss》正篇完结后记

前两天敲下Fin的时候,意外地没有想象中的雀跃与激动,甚至因为收看的节目要播出了便匆匆发了文,连这个后记都是拖到了现在才动笔。
整个故事过程中我心情起伏最大的是倒数第二章,写到收尾倒不那么重要了。我从来不看重一个故事是否能说到结束,看来这一点对自己写文也适用(所以坑品也不好)。

但开始为一篇连载写后记的时候,那种「终于完结了」的实感又回来了。

老实说,这个故事不应该让我如此「够呛」的,中途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我数度想要抛弃它,也曾近两个月的断更过。这原本是一篇来满足自我「恶趣味」的取悦自我的文,到最后却在漫长的时间后变质带上了痛苦成分。所幸我竟坚持了下来,打破了自己「四章必坑」的诅咒,让它成为...

[安雷] Paradise Kiss (完结)

  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


终章 「奇迹」


重回「海盗团」不过数日,将大小事务一一接手过后,雷狮也不得不意识到在自己消失的这段日子里,「海盗团」早已陷入内忧外患的境地。

他照之前的许诺重新接纳了帕洛斯,但即便他不曾失忆,现在也会做同样的决定。

留下帕洛斯的决定权在于自己,而雷狮从未怕过手下人会脱离他的掌控。

重新归队的帕洛斯倒是立刻换上一副老实本分的面孔,还照着雷狮的...

[ABO/安雷] 纯情军官俏囚犯

 \ HB to 蕾蕾 /


*R18

*没有在好好打 | 仗

*反而在不正经谈恋爱


1.0


「长官。」

被人叫住的时候,安迷修原本正要去训练场巡视一番,他停在走廊拐角处,扭头看向面有难色的部下。

「什么事?」

「我们捉到了一个战 | 俘……」

「哦?这种事还需要特地向我汇报吗?」

安迷修挑起眉,瞧见部下凝重的面色又疑惑起来。

「是很厉害的人物?」

「其实我们也不清楚他的职位……」部下支支吾吾地解释起来,令他更为奇怪。

「他很能打,我们费了很大劲才...

© 犬嗣|Powered by LOFTER